追记全国优秀共产党员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汪洋湖(下)

发布:2016-05-03 10:25

  汪洋湖说:“党让我干啥,我就竭尽全力去干,争取把它干到最好”

  勤于学习,勇于创新,是他一生始终坚持的进步秘诀

  汪洋湖有一大爱好:读书。不管干什么工作,不管多忙多累,每天晚上的“保留节目”都是读书看报整理资料。他晚上不串门,不应酬,把这段时间看做是给大脑“充电”的时光。这爱好一直保持到他生命的最后时刻。

  学习,使汪洋湖永葆共产党人的蓬勃活力。凭借这种特有的活力和进取精神,他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都能有所发现、有所创造、有所建树。

  ……思念如水。如水的思念像春雨润物、似和风摇枝……

  汪洋湖到水利厅后,先后分管过农田水利、水土保持、水产等部门。为尽快适应工作,他收集了许多这方面的材料和理论书籍,又从学校借来教材,认真研读,学以致用。

  他带领水产处工作人员到梨树县小宽乡,挨家挨户地走访,写出了稻田养鱼的调查报告。几个月后,结合实际,他提出了“开发大中型水面,调整池塘养鱼生产方式,因地制宜发展稻田养鱼和名特优水产品”这一新的工作路数,按照这个抓法,全省水产品产量从1994年的10.5万吨上升到1999年的14.5万吨。

  对如何抓好水土保持生态环境建设,汪洋湖可是动了不少脑筋。为搞好小流域的综合治理,他组建课题组,让专业技术人员马德福担任组长,自己做副组长,多次深入到东部山区调查研究。最后决定在荒山荒坡建造“竹节式”梯田,栽种果木,发展经济林。这样,既达到了水土保持的目的,又使当地群众脱贫致富。他总结的“五个一”栽种法,直观形象,易于操作,深受农民欢迎。“竹节式”梯田法,后来获得了吉林省科技兴农一等奖。

  持续的学习,让汪洋湖站位更高、眼界也更宽了。1998年,升任厅长的汪洋湖提出:吉林水利建设要以防汛抗旱为中心,分别实现城市防洪、节水灌溉、小型水库配套达标整体推进的“一个中心,三个整体推进”工作思路。这一年,我省战胜了春季特大干旱和西部地区的特大洪水,“三个整体推进”目标得以实现——

  全省有防洪任务的41座城市,全部完成了工程建设任务,达到了50年一遇以上的防洪标准,这项工作在全国具有引领作用;

  西部地区14个易旱县坚持开展节水灌溉工程建设,新增节水灌溉面积600万亩,其中喷灌346万亩,进一步改善了农业生产条件,节水灌溉工作走在了全国的前列;

  全省1361座小型水库完成配套达标任务的占94%,其中1009座达到了省确定的防洪标准,使全省小型水库工程完好率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  针对1998年严重水灾的深刻教训,汪洋湖带领专业人员重新研究审视水情,认定区域性和结构性缺水是我省水情的基本特征:受降水时空分布不均和水资源管理不力等自然和人为因素影响,我省东部降水多,西部降水少;汛期水多,非汛期水少;汛期洪水白白流走的多,能够调节控制的少;江河径流多,没被污染的可利用水量少。基于这种分析,在汪洋湖主持下,形成了比较完整的西部治水方略,得到了省委、省政府的充分肯定,不久省政府以正式文件下发。

  就这样,汪洋湖任水利厅厅长3年多,总能根据形势变化,确立主攻方向、明确工作抓法,使我省水利工作年年都有新突破。

  ……思念如水。如水的思念渗透在晚霞里、辉映在朝阳中……

  汪洋湖到省人大工作后,半年内就学习了十几部法律法规。他领会法律真谛:保障公民权益,维护公平正义。他说,立法(立规)不能立完就了事了,还要考虑施行的效果,看看是否符合实际,看看还有什么缺欠。

  他把创新之风带到了分管领域,立法工作拓开新局面:

  他支持建立立法咨询员制度。仅2003年,就有30位立法咨询员应邀参加了9件法规草案的咨询活动,提出意见和建议300多条,为提高立法质量起到了积极作用;

  他组织开展法规后评价。2006年,他主持组成立法质量评价小组,分别对《吉林省贸易计量监督条例》和《吉林省城市供热条例》进行了立法质量评价,针对问题及时修改,确保立法适应现实需要……

  一个关注国家前途人民幸福的人,势必关心青年一代的成长。

  汪洋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后,没有去安享晚年,而是来到省关工委贡献余热。他谢绝了每月800元钱的补贴,干起了纯粹的“义工”。

  虽说不挣“工资”,他依然还是在岗时那股劲儿——“干净、干事、出活”!

  “有些青少年出了点问题,主要还在理想信念方面出了差儿。”他认为。于是,他深入基层调查研究,带领省关工委,总结推广了一系列培养青少年的好做法:

  ——扶持大学生自学组织,使之成为学习马克思主义、正确认识世界的课堂;

  ——推广辽源市高中学校创办业余党校的经验,使之成为学生健康成长的熔炉;

  ——总结白城市农村青年开展的“两学一创”(学理论、学科技,搞创业)活动经验,有效推动新农村建设;

  ——推广白山市“绿色家园‘4+1’”(1名公安民警、1名“五老人员”、1名社区委主任、1名帮扶单位代表,共同帮助1名困难青少年或失足青少年)帮扶帮教模式,为建立和谐社会增加正能量;

  ——推广通化市“创建靖宇中队弘扬靖宇精神”的经验,坚持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……

  省关工委开展的这些活动,都成了闻名全国的“品牌”。“急党政所急,急到了地方;帮青少年所需,帮到了点儿上。”国家关工委有关负责人这样评价。

  汪洋湖说:“堤溃蚁穴,气泄针芒,收礼的口子不能开!要求别人做到的,我自己首先做到”

  不谋私利,廉洁奉公,是他一生始终坚守的高尚情操

  我们手上有一份汪洋湖的履历表:24岁担任公社党委书记,29岁任县级领导,他先后担任过永吉县委副书记,磐石、舒兰县委书记,吉林市委常委、秘书长,浑江市委副书记,省水利厅副厅长、厅长,省政协秘书长,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

  在这些领导岗位上,汪洋湖如何对待手中的“权力”?

  ……思念如水。如水的思念围绕着清正的话题,从爱情、友情而至家风、政风……

  按照时下一些人的眼光,汪洋湖有着很多“发财”的条件与机会,但是,他对此“视而不见”,始终坚守一个共产党人的“道”,把手中的权力看做是为人民谋利益的工具,而不是用来为个人谋取私利的商品。他说:“当官捞好处,那不是共产党的章法。是共产党的干部,就得按党的规矩来!”

  1998年洪灾过后,国家加大了对水利建设的投入,3年中,吉林省水利建设投资达到60多亿元。这时身为水利厅厅长的汪洋湖称得上是手中又有权又有钱。在一些人看来,他坐在那儿用不着说什么,只要心思“活分”一点,每年百八十万元的“好处”唾手可得。

  汪洋湖是从基层干过来的,他十分了解社会,知道自己的位子有多大的“含金量”。然而,在他的天平上,就是一座金山,也撼不动一个真正共产党人的灵魂!

  他在水利厅进行了一项被誉为“阳光行动”的改革:凡水利工程建设项目,全部实行招投标制。他与厅班子成员“约法三章”:不取非分之钱,不上人情工程,不搞暗箱操作。他本人带头践约,从未指定过一个承包商,从未写过一次条子,也从未暗示过任何人。

  俗话说,“官儿不打送礼的”,几十年来,汪洋湖的一条“死”原则恰恰就是:不收礼。

  汪洋湖的同事都知道,清廉已是汪洋湖的一种生活习惯。他不给送礼者任何“可乘之机”,下基层调研回程时一定要检查车后备厢,如果发现礼品,必须都要送回去。

  汪洋湖说:“堤溃蚁穴,这个口子开不得。有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就会越收越多,时间长了,就陷进去了。一些领导干部最后掉到钱堆里不能自拔,不都是从第一次开始的吗?意志力不强,投降了。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一刀切死。有情不在礼,我欣赏君子之交淡如水。”

  汪洋湖为官做人的标准很高,但是在个人生活上,他的标杆却拉得很低。他视奢侈为祸,以俭朴为宝,一向艰苦朴素,克己奉公。

  他在与家人两地生活期间,从不住招待所和宾馆,一直住在办公室,吃职工食堂。到水利厅工作头4年,家没搬来,他一直住在办公室。他的床下,常年备有一箱方便面、一只小电铁锅,碰上工作忙或夜里加班,就煮点面对付了事。

  他工作出行有公车,但他从不用公车办私事。他与家人两地生活30多年,每逢公休节假日回家,都是自己掏钱买票坐车。老伴儿温淑琴常去的游泳馆就在他上班的路上,但他却从不让老伴搭他的顺风车,“自己坐公交去吧,还能锻炼身体。”

  有人曾劝汪洋湖,别太认真了,你一个人又改变不了什么。汪洋湖说:“我们入党时不都是有所追求的吗?承诺了的东西,总得实践,总得从自身做起。在我的职权范围内,对的,我就坚决支持;不对的,我就坚决管住;让别人做到的,我首先做到。”他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汪洋湖的家人对他的操守有着更深刻地感受。老伴温淑琴告诉我们,汪洋湖与她也有“约法三章”:不参政,不收礼,不特殊。老温退休前是省水利水电设计院卫生所的一名护士,多年来与丈夫默契相守,从无违章。

  有一次,某县水利局的同志带着礼物来看望汪洋湖,当时只有温淑琴一个人在家,她让来人把东西拿回,来人不肯,她估计了一下那东西大约值600元钱,便找出钱让他们拿着,他们当然更不干,争来争去,厚道的温淑琴急哭了,说:“洋湖的脾气也许你们不知道,如果留下东西,他回来跟我没完哪!”来人十分震惊,深受感动,只好把东西拿回去了。

  汪洋湖生前曾自豪地感叹:“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,是摊上一个好老伴!”

  汪洋湖有3个女儿。对待孩子,他坚持一个原则——“当他们人生的向导,不当他们生活的拐棍!”

  他的严于治家几近苛刻。三女儿的丈夫家都是搞建筑的,两口子也做工程建设,并有正规资质。他们曾想通过招标,揽点水利工程的活儿。别人也说,“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你爸爸手指头缝里漏点活,就够你们发财的了。”可是谁也没想到,小两口在每年经手20亿元水利工程资金的父亲那里,硬是没有拿到过一分钱的活。“你想都别想,别人行,你肯定不行。”这是汪洋湖给小女儿的答复。

  大女儿记得,一次,爸爸妈妈送她到长途汽车站回家,人多拥挤,就让母亲拿着包,自己挤上车后再把包从车窗递进去。“我爸后来说,姑娘你行啊!那么多人你横着膀子就挤上去了。”“我说,我不挤就回不了家呀,你又不用公家的车送我。”这么多年来,年节女儿们回长春从未坐过爸爸的车,周末一家人出去游玩,也都是自己打车。

  汪洋湖生病住院期间,老伴和秘书两个人在上海长期陪护,从没请过护工,“共产党人不搞特殊待遇”,他说。老伴生病后,特别想有个孩子能调回长春。但“他死活不同意,说不能行使特权。”

  难道汪洋湖寡情吗?不!

  汪洋湖十分爱妻子。多年在外工作,和妻子聚少离多,他弥补亏欠的方式就是回家下厨房,尽量多干活。那天是妻子60岁生日,原本是要回家团聚的,可临时有事未能遂愿。他想念妻子,深夜填词一首《鹧鸪天》,表达了汪洋湖对妻子的无限深情:“相期鬓白皆是缘,初遇相逢夜霜天。衷情结好心贴近,热血涌流御风寒。窗前月,思无边,别情离绪两相关,冬去春来红颜尽,心心相印数十年。”

  夫妻相濡以沫,互相敬重,越是年老越是体贴。在上海住院的汪洋湖有几天没有接到老伴的电话,就心有灵犀觉察到有什么事儿。当关工委秘书长王葆光告诉他老伴已做完胃癌切除手术,怕他担心事前未能相告时,汪洋湖久久没有说话,过了一会儿,像是回答又像是喃喃自语:等这次病好了我就辞去关工委工作,陪老伴走一走,这些年她连长白山都没有去过啊……

  汪洋湖爱孩子,以他自己的方式。每当年节,汪洋湖都亲自出去采购,大女儿爱吃凉菜、小女儿爱吃鱼……还挨个儿给孩子们打电话,“啥时候回来呀?走到哪儿啦?老爸给你们做好吃的。”

  “最难忘就是‘三十’晚上姥爷给外孙外孙女‘发钱’啦,两位老人自己节俭,却把余下的钱毫不吝啬地送给晚辈,并嘱咐孩子要考个好大学。我最怕临走时我爸送我了,每到那时我都推丈夫快走,我不敢回头,我怕看爸爸那眼巴巴地送我们的目光……”

  回首往事,三个女儿都潸然泪下。

  在父亲的教育下,三个女儿都自立自强,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幸福生活。

  汪洋湖对同事对部下也重情重义。

  2001年汪洋湖得了200元奖金。奖金发下来时,他已经到省政协了,当水利厅马德福把奖金送过来时,他想起了马德福80岁的老母亲,当即抽出100元,作为生日贺礼。马德福至今还留着当初装钱的信封……

  汪洋湖在《求是》发稿的稿酬寄来了,他全部“充公”,召集属下:平时总让你们加班加点,今天我要好好犒劳犒劳你们……

  他严肃批评酒后驾车受到处分的司机,然而看到司机家徒四壁的窘况,还是从女儿送给他补养身体的5000元中,数出3000元留下……

  今年春节,为感谢老友王葆光对自己和老伴的悉心照顾,他拿出珍藏多年的“茅台”,71岁的“患病老人”颤抖地举起了酒杯……

  情深现义重;滴水见汪洋。

  ——这是汪洋湖内心世界里,为亲人朋友保留的最柔情的一角天空,但他不让这片感情掺杂权力与地位的色彩,不让这片感情误导自己作出违背党和人民利益的事情。

  汪洋湖离去了,他留给我们一座精神的山峰。我们追寻、我们探问、我们沉思——

  是什么力量让汪洋湖持续攀登直至峰顶?纵观汪洋湖的一生,我们不难得出结论:

  他把共产党人的宗旨信念印在脑子里、融化在血液中;为百姓谋幸福已成为他的自觉行为和生活习惯!

  一个共产党员离去了,千千万万个共产党员走过来。让我们踏着先行者的足迹,咬定目标,奋勇前行,用满腔热血,浇灌中国梦之花!